2020-08-05 18:32:15

在这样一个模式下,社区始终是中国养老产业的主战场,无论是政府投入还是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一定是要向社区倾斜的。由于资金在地方,人社部需要跟地方协调首批额度。”国庆节前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区的养老保险缴费率偏低,一旦实现全国统筹,缴费率较低的地区势必占了便宜。”董登新称。

近年来,养老地产概念层出不穷,一些地产项目借助养老概念进入市场,一定程度搅动了市场,也模糊了养老的本义。但在众多概念中,养老地产去伪存真,仍是老龄化中国的重要路径。焦点2:投资风险咋控?  济安金信副总经理王群航表示,管理部门对社保基金的投资范围有明确限制,风险是有严格防范,投资出现亏损的可能性不会很大。虽然关于“养老金入市”的命题讨论了多少次已经不必追问,但即使养老金明天就开始正式投资运营,也要先明白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养老金入市不是来给股市托底的。大力建设多支柱的养老保险制度亟需尽快落实。

随后,今年10月26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发布《公告》,将依规进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机构的首次评审工作。养老金入市渐近:四银行获托管资格 将年底前完成入市。在英美法系下,信托资产并不属于受托人,因此不列入受托人的资产负债表。另外,记者了解到,与养老金入市相关的配套制度也在逐步完善。

一些学者认为,实现全国统筹以后,可通过划转国有资产等方式,将基本养老金中的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剥离,做实个人账户,再将这笔资金全部或部分地落实到第二支柱或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账户当中,以此鼓励多支柱的发展。截至2015年底,广东委托资金权益1196.49亿元,其中,委托资金1000亿元,累计投资收益314.27亿元,扣除按合同约定返还首个委托期2年期应得收益117.78亿元后,首个委托期满至2015年末的投资收益累计196.49亿元;山东委托资金权益536.95亿元,其中,委托资金500亿元,投资收益36.95亿元。人社部曾明确表过态:托市、救市不是养老金的功能和责任,具体入市时机由市场决定。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是制度整合的倡议者。他认为,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住房公积金这“三金”都具备补充养老的功能,合并后能为实体经济减负降税,减轻雇主和雇员负担,并且做实做大做强第二支柱养老金。在他的设想中,这“三金”未来可整合为“强制公积金”,回归世界通行的年金制度。